最近我在进行个人的所有信息都数字化保存和使用。由于现在随着视频高清的使用,大容量成了一个必须。我只有一块1T的硬盘,还是很多年前买的,还有几个比较大的U盘。现在我把所有大容量的据都放在网上了。1T的本地盘,只保存最重要的个人敏感数据。算了一下,一共也22.7T的容量了。在阿里有2.7T,在电信有10T,在Google有4T,在微软有6T。

今天下雾。

On this day. 时间:2012/05/18。徒步大会30Km里程徒步,共计8小时左右。​

槐花。

On this day. 2012/05/15。那年今天在劳动公园拖着个大箱子。​

On this day. 2013/05/13 观看cubs篮球赛。​

生活中非常重要的两个品牌,一个是宜家,一个是​迪卡侬。过段时间就会去转转。今天天气晴朗。进去发现人太多,尤其是儿童。

刚刚采摘的槐花。

从星海广场到和平广场。

每天的路上​。

擦玻璃。

On this day. 2016/05/07。大连自然博物馆。​

梧桐花开。

五一去哪都是人,进山了。​

北马山庄,金石万巷(盛唐,小京都),劳动公园。

信息茧房是美国学者凯斯·桑斯坦提出的对于网络信息时代对民主的破坏的理论假说。作为互联网时代的参与者,看似选择很多,但实际上只有通过筛选的信息才能通过茧传递到内部。现在的大数据算法不但会控制你的兴趣爱好,甚至已经拓展到评论区,我们只会刷到与我们相似的观点。

曾经我很排斥去“记录”生活,我一度认为生活是用来体验的,而不是用相机、用纸笔去记录。但当我年纪大了,意识到自己的记忆是如此不可靠之后,才开始后悔记录的重要性。不论是相片还是简短的几句文字,都是能令我们回忆起美好往昔的线索,它们像似跨越时空而来,为我们带回过去的记忆。

不写,就无法思考 ——尼克拉斯·卢曼。大多数人的意识中,思考是一个在纯粹在大脑中进行的内部过程,纸笔的唯一作用就是将思考的结果记录下来。而实际上可能并不是这样,大脑是“一台能跳跃式得出结论的机器”,不擅长系统性地进行思考。 而写作的目的是将思考进行外显化,任何具有一定复杂度的想法都需要通过写作表达。正如费曼强调自己是在笔记本上进行思维过程,而不是在纸上记录思维过程一样,只有写下的时候才会知道自己到底想表达什么,逻辑中有何缺陷,继而才能对思考进行正确的修正。

休息一下。

看花去。